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报道

我国核电安全高效发展特点逐渐彰显

字体[大] [中] [小]
发表日期:2017年10月31日

   核电安全高效发展新特点彰显

   整体化、智能化、国产化、小型化趋势明显

   “在安全有保障、政策允许的情况下,我们应坚定信心发展核电。核能是我国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实现能源多元化保障的现实选择。”近日,在2017年核电站新技术交流研讨会上,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张勤为核电事业发展呼唤呐喊。

   从过去到现在,中国核电实现了从“全买进”到“自己造”、从“躬身向人取经”到“传道受业解惑”、从一个零部件维修都要“有求于人”到首个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走出去受国际市场青睐……我国核电从依托国外技术到拥有自主技术,中国已跻身世界核电大国行列,自主三代核电技术更是成为我国和高铁一样的国际名片。

   目前,我国大陆在运核电机组37台、在建机组19台,总装机容量约5693.5万千瓦,到2020年,我国核电运行和在建装机容量将达到8800万千瓦。“安全高效发展是中国核电当前的主基调,我们要继续以创新技术推进我国自主化核工业体系建设。”会议主办方中国电力科技网主任魏毓璞向《中国电力报》记者介绍道。

   记者注意到,整体化、智能化、国产化、小型化正逐步成为我国核电安全高效发展的新特点。

   整体化融合方案提升核电竞争力

   “目前,福清5号机组首堆示范工程进展好于预期,到期的里程碑计划节点均已按期或提前完成;巴基斯坦项目K2机组二级进度计划关键里程碑实际完成17个,按期累计完成率100%,总累计完成率32%。”谈及“华龙一号”发展近况,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北京核工程研究设计院副院长、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宋代勇充满自豪地说。

   相关专家表示,核电的发展,要“跳出核电”,切忌“管中窥豹”“闭门造车”。面对电力需求增速放缓,部分地区电力装机过剩,设备利用小时数和发电量齐下降的态势,包括核电在内的所有发电类型,无论是政府抑或发电企业、科研机构,都应当提升视野、注重整体性规划,把握好节奏、认清楚位置、发挥好优势。

   此外,核电自身的发展,例如建设安装、装备制造、项目运营等方方面面也在逐步走向“融合”。今年7月26日,国家能源局批复了“华龙一号”技术融合方案,这一方案有“统一、整体的味道”。方案提到,采用统一的主参数、主系统、技术标准和主要设备技术要求……国家能源局要求后续的“华龙一号”项目建设应采用该方案并持续开展设计改进和再创新,进一步提高安全性和经济型,进而提高在国际市场中的竞争力。

   华龙国际副总经理咸春宇提到,融合后的“华龙一号”实现了技术和品牌的统一,实现了国家利益、企业利益的最大化。融合方案的先进性、安全性、经济性和成熟性,满足全球最高安全标准,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核电站在建设上是繁复巨大的工程,通过对现场施工的标准化建设,形成标准的建安体系,对积极推进其经济性与安全性将起到促进作用。”中国电建集团核电工程公司技术部主管单拓指出。

   智能化核电成“高精尖”技术密集地

   今年7月,北京广利核系统工程有限公司研制的核级数字化仪控系统———“和睦系统”成功应用于阳江核电站6号机组。“和睦系统”被称为核电的“神经中枢”,该系统的成功研制和应用,填补了我国在核级仪控领域的技术空白,由此我国成为继美国、法国和日本之后,第4个掌握该技术的国家。

   而在“华龙一号”成功的背后,同样是中国核电智能化、“高精尖”技术不断创新突破发展的集中体现。

   据国家发展改革委原能源局局长徐锭明分析,智能化是核电下一步发展的重大技术课题。核电要实现智能发电,离不开智能化控制技术、智能控制仪表的装备研发,乃至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超级计算、传感器等新理论新技术的应用。

   7月8日,国务院发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人工智能上升到国家发展战略。规划里还专门提及要发展支撑核电安全运营的智能保障平台,可见核电对于智能化需求之大,和对核电技术密集程度、安全性要求之高。

   烟台市发展改革委核电办副主任张洁飞也在会议中提出,要建设一个国家级核电产业技术创新平台,以服务推进核电全产业链转型升级。目前,山东烟台核电研发中心已初具规模,在核能材料与核心装备、核电运营和数据管理、核能综合利用、核安全与防护、环保与三废处理等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科研成果,成为国家和三大核电集团已有创新科研和产业化体系之外的重要补充。

   国产化核电技术步步登高

   从岭澳核电站二期项目的国产化率64%、宁德核电项目的80%,到阳江核电项目5、6号机组的85%,再到福清核电项目5、6号机组的100%,我国核电装备国产化不断提速。

   “近20年,在引进、消化、吸收的基础上,我国核电常规岛设备制造商的研发、设计和制造能力取得了长足进步。”国核电力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电源事业部总经理祝洪青对核电装备制造水平的进步感到十分欣慰,“CAP1400示范工程常规岛及其BOP除1号机组给水泵主泵、发电机出口断路器和部分阀门等需要整台套进口外,其他主要设备及管道等均已具备自主化设计制造能力。”

   针对核电仪控自主化方面,国核自仪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总体技术部主任、高级工程师刘真有着自己的思考:“仪控系统要自主化,软件验证技术亟待提升;成果产业化与大规模推广应用方面核电国产化存在‘低价’误区,导致国产化厂家技术发展动力和后劲不足;存在行业壁垒,设备跨行业应用推广困难。”据刘真介绍,国核自仪公司Nu系列产品已成功应用在CAP系列核电项目,包括海阳AP1000核电厂、荣成CAP1400示范项目以及后续的白龙、湛江等CAP1000核电厂。

   在国产化方面,目前尚有部分核电设备如仪表稳压器、安全阀等还需要加大研发力度。

   在海洋核动力平台方面,中船重工719研究所许怀锦提到要坚持自主研发海上浮动核电平台,形成自主知识产权,这有利于海上核电浮动工程进一步发展和推广。

   小型化“小核电”也有大作为

   “模块化小型堆具有高参数和广泛的用途,可涵盖核能发电(如海上浮动核电平台、核动力舰队)、工业工艺供热、城市区域供热、海水淡化等多种用途所需的热能参数需求。”中国工程院院士叶奇蓁明确表示,“这一技术还具有满足不同地区的多样需求,减少施工风险、缩短取证时间,运行和维护便捷等优势。”

   今年两会期间,中核新能源总经理钱天林也提倡发展这种先进、模块化、多用途的小堆技术。

   对于小型堆核电的发展,《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明确指出要适时发展小型堆的核电示范项目建设,《能源技术创新十三五规划》也将小型堆核电列入规划。据钱天林透露,中国核工业集团自主研发的小堆有望在今年开工建设。

   “中国承诺在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且将努力早日达到峰值,碳税、碳成本,即‘碳交易’的计入是振兴核电和实现我们向国际承诺(巴黎协定)的重要途径。”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专家委员会委员郁祖盛表示,在电力行业如此激烈的竞争形势下,如何降低成本、提高“经济性”是核电的主攻方向。

来源:中国电力报


 
友情链接:香港六合彩公司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六合彩网站  香港六合彩公司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图库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