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宁核情怀

核电人的文艺情怀

字体[大] [中] [小]
发表日期:2016年07月15日

看完电影打车回家,一路上老公不断感慨评论,大谈哲学与人性,我哑然失笑,这事不是该我这个中文系的人做吗?你一个核电工科男怎么比我还文艺?老公特自恋地回答,我也是个文艺青年啊!前面的师傅被我俩逗乐,哈哈大笑……

前不久,因为和一起共事多年的同事分离,场面伤感,回家后情绪不能散去,写了一首小诗发在微信上,被大学的同窗好友评论“表示受不了你们这些文艺青年!”我惊诧,什么时候文艺青年变成了一种贬义词?犹记得,大学时一起吟咏诗歌,伤感时写文抒怀,发表了之后兴奋至极……隔了时光,我仍怀念那时的文艺情怀!

如今,远在宁德,身边都是和老公一样的工科男生,竟也都是文艺范十足,微信上时不时发表一些人生感悟,谈论时不离诗词歌赋……我暗暗佩服他们,作为工科生,在紧张繁忙的工作之余,有的文章写得文采斐然,有的感悟意味深长,有的竟去研究唐诗宋词,还有的钻研佛学哲学……让中文系毕业的我都自叹不如!在为核电事业奉献的他们,不仅掌握着令我感到高深莫测的专业知识,而且心中居然有着如此浓厚的文艺情怀。我不禁想到大学时一位令人尊敬的导师曾经讲过的一句话:文学这东西,看似没有实用价值,但却是人生必不可少的东西,是我们在人生困顿时精神突围的出口。

身为核电家属,我深知他们所承受的压力之大,一个想法一个举动就可能造成很严重的后果和损失,如果没有足够的精神力量支撑着,如果不能在压力之下为自己寻找一个出口,长期重压之下必然会精神崩溃。而这时,文艺便起到了莫大的作用。曾经有一个核电的男生与我讨论,人什么时候会用到哲学?我把导师的话讲给他听,他认同点头,是的,在我们遭遇困难时、面临选择时才会去思考生与死、是与非的哲学问题。

中国传统哲学中的儒家、道家与释家,有“入世”与“出世”的哲学辩题,而伟大的诗人、文学家苏轼便是儒释道的集大成者,他用自己的人生诠释了一场困境与突围!苏轼一生几乎都在官场里,却因“一肚子的不合时宜”,从权力中心的皇都一贬再贬直至儋州(海南),甚至经历了乌台诗案。他的人生如他所言“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然而,苏轼的诗词却是旷达豪迈,非黄钟大吕不能唱:“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种现实理想的破灭与精神层面的高昂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而造就这种传奇的正是他的“文艺情怀”,他在官场有口难言,但在文学上却是“笔落惊风雨”,入世为国,出世逍遥,且听他的声音穿越历史风尘:“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为自己的精神找一个出口,我们才能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依然高歌前行,让思想通达天地,我们才能在无常的人生中让灵魂独自出游,超然物外,如同一场没有目的旅行,总得停下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总得看看外面的世界多精彩,让生命喘口气……

前几天看到老公的一个同事发了一段感言:“人这一辈子很短,才几十年,悉多达说:诸行无常。既然无常是不变的,变是永恒的。能做的,也只有认真地活。只有现在认真地活,至于活成什么样子,不后悔也就行了。努力地不后悔吧。其余,预料,或者意外,一万种可能……时光组成一帧帧画面,都是美好的。”不禁感慨万千,我想起老公平日里忙到连饭都吃不上,没日没夜地倒班,甚至发烧还要去上班……想起他们一个同事为了大修工作到耳朵出现问题,想起他们为了大修不能回家过年,想起他们为了解决一个技术难题废寝忘食……

这是一群在为祖国核电事业努力拼搏的核电人啊,他们有信念有理想,他们有梦想有情怀,最重要的是,他们保持一颗赤子之心,认真地工作认真地生活,不荒废每一分每一秒,而文艺是点缀他们生命的花朵,将这一径沾染得花香弥漫,让这群可爱可敬的核电人,能暂时的停下脚步,嗅嗅花香,让这些穿枝拂叶的人,踏着荆棘,也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也不觉悲哀……


作者:范秀智(宁德公司武明俊家属)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